该紫砂壶属矮僧帽壶,底部刻有“生莲居大彬”款,壶内暗处藏有“景舟”小印。这虽仿时大彬的壶样,但我觉得顾老对该紫砂壶的制作更加严谨,从壶身内外的工艺水准可看到顾老在方器制作上过硬的功力和法度。壶身上下线条变化丰富、比例恰当,特别是壶颈肩部用收紧的云肩线,使壶的节奏感更加强力。莲花瓣的比例及畅开的角度,有一种莲花正在开放的态势。壶嘴壶把的大小粗细与整体比例协调得体,壶盖面层次有序加高,正托起了花顶摘手,使其更显端庄、内敛,制作精致,用温润的紫红调砂泥制作,更使人爱不释手,这是顾景舟先生超越前人的精神之作。

紫砂壶14 (11).jpg

  辗转多年,我们最终从陈文彬先生寄存于大陆的旧藏中寻得这件意义非凡的僧帽壶,然传言之中提到的壶内两字“景记”小印却遍寻未果,为此,我们远赴宜兴,请到汪寅仙、吴群祥、陈天良以及张庆臣四位大师为我们鉴赏此壶,并探寻壶中的秘密。这一问题同样也让四位大师颇费脑筋,最终,在吴群祥老师家中,陈天良老师将寻得的一丸沙泥敷于壶内,这才让这方“景记”小印显露真颜。

紫砂壶14 (32).jpg

  至此,我们终于得见壶中乾坤,并且,借由吴群祥老师在紫砂界的影响力,也让更多仰慕顾老的人得知了这把僧帽背后尘封的往事。一件艺术品的魅力,往往就在于她为世人带来的惊喜抑或是感悟。在此,感谢汪寅仙老师在品读此把僧帽时将其评价为“顾景舟先生超越前人的精神之作”,也希望这件“精神之作”能够让更多人认识到顾老高超技艺下的刚正性格,这才是他被评为一代“紫砂泰斗”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