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宜兴有丰富的紫砂矿藏,在丁蜀镇黄龙山一带的岩石之中,有天然化学成分较合理的紫砂等泥,质地细腻,可塑性强,渗透性好,品质极优,色泽红而不婿,紫而不姥,黄而不妓,墨而不黑。经过加工处理后,就可以直接制坯,熔烧出的成品十分绚丽,赤似红枫,紫似葡萄,黄似柑桶,俏丽多彩。经过考古发掘,在宜兴丁蜀镇附近,发现新石器时代古窑遗址5处,西汉窑址3处,六朝窑址3处,隋唐五代窑址9处,宋元窑址20处,明清窑址60余处。宜兴的陶制品历史悠久,古今名士对其赞不绝口,苏东坡择居宜兴时,曾松风竹炉,提紫砂壶相呼,十分挚爱。

紫砂壶 (85).jpg

  宜兴盛产茶叶。自古名山出名茶。《宜兴县志》载:境内有名山136座。宜兴的国山芬茶始于三国孙吴时代,到唐朝,皇室将宜兴名茶列入贡茶之一。唐代最著名的贡茶院设在湖州长兴与常州义兴(即宜兴)交界的顾清山,每年役工数万人,采制贡茶顾诸紫笋达万斤以上。《宜兴县志》载:顾清贡院建于唐代宗大历五年(770年)至明洪武八年(1375年),兴盛时期长达650年。宋人蔡宽夫在《诗话》中云:湖州紫笋茶出顾猪,在常、湖(指常州和湖州)两郡之间,以其萌苗紫而似笋也。每岁人贡以清明日到,选荐宗庙,后赐近臣。

紫砂壶 (10).jpg

  苏东坡在《次韵完夫赠之什,某已卡毗邻与完夫有庐里之约》诗中曰:柳絮飞时笋捍斑,风流二老对开关。雪芽为我求阳羡,乳水君应饷患山。竹荤凉风眠昼永,玉堂制草落人间。应容缓急烦间里,桑括聊同十亩闲。宜兴还有煎茶的良泉。宋代从徽宗帝到士大夫提倡品茶,细吸慢饮,鉴别优劣,欣赏品味。认为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用宜兴的金沙泉水煮的茶,味醇、形美、色翠。因此,金沙泉水也列为贡品,与贡茶同时专程由水路运往京城长安。


  苏东坡滴居宜兴蜀山讲学时,非常讲究饮茶,有所谓饮茶三绝的美称,即茶美、水美、壶美,惟宜兴三者兼备。苏东坡用的茶叶是阳羡唐贡茶;烹茶的水一定要是金沙泉水;茶壶一定要是紫砂提梁壶(即今东坡壶)。苏东坡在《调水符》的诗序中写道:爱玉女洞中水,既置两瓶,恐后复取为使者见给,因破竹为契,使金沙寺僧藏其一,以为往来之信,戏谓之调水符。其诗云:欺漫久成俗,闹事有弃糯;谁知南山下,取水亦置符。古人辨淄混,校若鹤与免;吾今既谢此,但视符有元。常恐汲水,人,智出符之余;多防竟无及,弃直为长吁。

  这里说的是,苏东坡经常派书憧从蜀山到金沙寺去挑水,日子一久,书憧苦于往返劳顿,就从半途的丁山取水回去。可是,丁山的河水烹的茶,苏东坡一尝就能辨出来。他为了饮到金沙泉水烹的茶,就想出一个法子,事先与金沙寺老僧商量好,将一块竹牌一劈为二,为竹制桃符,一交老僧,一交书健,到金沙寺取水,他们必须交换,这样书憧就无法偷懒了。这种桃符与现代老虎灶使用的水筹,有相近之处,这也是苏东坡的遗存。